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怪人的身形在那攻击中如同游魂似的快速移动,身形时隐时现,似是鬼魅一般,竟然令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空处。

    吕云先那霸道的爆火拳力,硬生生在地上轰出了一道长达十几米的沟壑,大量的血水被蒸发,可是却没有能够伤到那怪人一丝一毫。

    “啊!”一个军官骇然后退,那怪人身形隐现,竟然已经和他面对面,一双全部是黑色,没有眼白的眼睛,透过发丝看着他,让他只感觉惊惧万分,不由自主的尖叫着后退。

    可是那怪人的一只手,已经似是鬼爪一般抓向了他的脖子。

    “你敢!”吕云先暴虐的轰出拳头,火焰如同一头猛虎般咆哮而出。

    可是那怪人的身形在血雨中一闪而逝,而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那军官的身后,一双鬼爪似的手,就要抓住那军官的脑袋。

    一时间,所有人都只感觉心中冰凉,他们都很清楚,现在只是第一个,很快他们就会被全部杀掉。

    与次元生物战斗,只要找不出战胜它们的方法,很容易就会全军覆没,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逃。

    吕云先同样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已经准备要下令撤退,让他们能跑了一个是一个,自己一个人拖住这个恐怖的次元生物,大不了就战死在这里。

    眼看着怪人那鬼一般的爪子就要抓住年轻军官的脑袋,却突然有一道强光自远处照射而来,落在了那怪人身上。

    怪人被光一照,下意识的举起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脸,然后看着那强光照射来的方向看过去。

    “都退开。”一个声音传来,那军官这才反应过来,猛的窜了出去,脱离了怪人的掌控。

    其他军官,包括吕云先在内,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段距离。

    嗡!

    只听一声颤鸣,一柄竹刀破空划过漫天血雨,直接刺入了那怪人的身体,然后就看到怪人的身体化为一地黑水散落,那柄竹刀也斜斜的插在了血雨淹没的大地之上。

    只是与先前不同,这一次怪人却并没有再次复活凝聚起来,而是渐渐与血雨融合,渗透进了大地的泥泞之中。

    吕云先等人都看着竹刀飞来的方向看去,他们不知道是谁出手救了他们,不过吕云先感觉之前听到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这柄古怪的竹刀,他也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很快,他们就看到一个身影踏着血水而来,那人手中还撑着一把雨伞,只是与他们穿着的笨重特制雨衣不同,那人竟然只是穿着普通的黑色铠甲走在血水之中,身上被溅了很多血水,却没有被血雨中的病毒感染,不由得心中惊叹,心想面前撑伞而来的人,定然是极为强大的史诗级强者。

    吕云先见那雨伞似乎有些眼熟,仔细想了想,他自己好像也有一把,不过放在吉普车里面没有带来,在这种地方,雨伞根本没什么用。

    那人打着雨伞走来,一直走到斜插在地上的竹刀前,伸手把竹刀拔了出来,还回了刀鞘之内。

    因为面容被雨伞遮挡,看不清楚他的面容,吕云先行了一个军礼开口说道:“多谢朋友出手相救,不知道能不能留个名字,落日军七团三营的吕云先永感大恩,它日必有相报……”

    听到吕云先说话,那人抬起头看向吕云先,伞沿微微上翘,吕云先终于看清楚了那人的面容,然后整个人都呆住了,嘴巴也张大了没有合上,接下来的话也忘记说了。

    不只是吕云先,整个三营的军官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伞下露出的那张面容,都好像傻了一样。

    血雨还在不停地飘落,可是除非之处,却是一片死寂。

    “吕营长,时间不多了,快点赶路,先找到那头吞了石器的次元生物吧。”周文握着竹刀向前走去。

    他原本不想要出面,可是吕云先他们显然不是魍魉的对手,吕云先的力量不逊色于魍魉,他的火焰力量,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克制魍魉。

    可是在这无边的血雨之中,他的火系力量被压制的太厉害,而魍魉却得到了极大的加持,只是水遁的能力,就让魍魉的速度大幅度提升,吕云先的攻击根本碰不到它。

    “文少爷,安副官下了死命令,让我照顾好您,绝对不允许您踏进远古战场。”吕云先对周文的称呼还是一样,可是无论语气还是态度,都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军人服从命令尊敬强者,以前的周文在他们看来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所以无论周文的身份多么尊贵,他们都不会对周文有半分好脸色。

    可是周文独身来到远古战场,斩杀了连他们都束手无策的次元生物,还救了他们伙伴的命,立刻就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可是我现在已经在这里了不是吗?”周文看了看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