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李玄那一刀力破佛纹花瓣,力量就已经用尽了,而且身在空中无法闪避,天空螺的飞行速度太慢,跟不上李玄的节奏,还在高处滑翔,而且它滑翔的方向,也不是李玄现在所在的位置。

    突然一只拳头出现在李玄的脚下,轰击在李玄的脚底板上面,赫然是周文飞身而来。

    李玄脚底用力,用力踏在周文的拳头上,借力直接腾空起而,周文也借着那一踩之力,身体快速下坠,两人一上一下同时躲开了毒蟾蜍的毒水箭。

    李玄借势越到了莲台之上,一刀斩在了毒蟾蜍的脑袋上,刀光一闪而过,李玄就飞身后退,跃出了莲台之外。

    嘭!

    那毒蟾蜍竟然像是炸弹一般爆开,毒水向着四面八方飞溅,笼罩了大片的区域,宛若万箭齐发。

    李玄身在空中,已经无力躲闪,可是一直都在飞行的天空螺却正好飞到了此处,挡在了李玄的身前,挡住了喷向李玄的毒液。

    周文也落在了变异枯骨蚁的背上,再次一跃而起,向后飞退了数丈,躲开了毒液喷溅的范围。

    那毒液无比的恐怖,天空螺的身体直接被毒液腐蚀,像是雪碰到了火炭一般,惨叫一声就直接堕落向池中。

    周文落下来的时候,变异枯骨蚁已经停在了他的脚下,可是李玄却已经无处借力,身体直直的落向池水之中。

    而原本应该出现在那里接应李玄的龙鳞龟,却在徐绵图手忙脚乱的指挥下,距离李玄还有一段距离,看起来也赶不上了。

    周文刚刚落在变异枯骨蚁的背上,看到这一幕,已经来不及再命令变异枯骨蚁冲过去,脚在变异枯骨蚁背上用力一踩,飞扑向了落向池水的李玄,在他的后背已经碰到池水的刹那,将他拉了起来。

    可是周文这一跃之力毕竟是有限,很快就开始下坠。

    “绵图,还楞着干什么,快点接应。”被周文拉着的李玄对着前面不远处的徐绵图大叫。

    徐绵图看着周文和徐绵图已经开始下坠,而他距离两人不过就是三四米的距离,只要此时他让龙鳞龟加快速度冲过去,伸手就应该能够拉到两人。

    可是他却站在那里没有动,咬着牙不发一言,额头上的青筋跳动,终究是没有做什么。

    “徐绵图,为什么?”李玄的脸色十分难堪,到了这种地步,他怎么又会看不出来,徐绵图是在故意坑他和周文。

    从最开始挑拨杨烈,再到最后的见死不救,一切都是徐绵图故意而为。

    能够做到这一切的,也只有被李玄视为心腹手足,对李玄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的徐绵图。

    可是李玄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死死地盯着徐绵图,眼看着两人就要坠落池中。

    岸边也是惊呼连连,毕竟那些都还是学生,就算他们看周文和李玄不顺眼,也不会想他们去死。

    “我也是被逼无奈,别怪我。”眼看着李玄和周文就要坠入池中,徐绵图面目狰狞地说了一句话,只是这话他并没有发出声音。

    “我做人真的这么失败吗?”一直盯着他的李玄,从他的口型看懂了这一句话说的是什么,心中不免有些悲凉,他自认为是好朋友好兄弟的江浩和徐绵图,都先后背叛了他,实在是让他有些心灰意冷。

    就在周文和李玄就要落入水中的一刹那,一白一银两道光彩自莲池上闪现。

    周文背后银光流转,四只透明银翼出现在他背后,快速的扇动着,把他和李玄即将落入湖中的身体拉了起来,快速脱离了危险。

    “不可能……你怎么会有飞行伴生宠?”徐绵图看到凌空飞行的周文,心中又惊又怕,脸都扭曲的不成样子了。

    周文拉着李玄落在了龙鳞龟背上,看着徐绵图说道:“我再三给过你机会,可惜你还是这样做了。”

    “你一直都在怀疑我?所以故意隐瞒了拥有飞行伴生宠的事情?”徐绵图惊怒交加的瞪着周文。

    “如果不是如此,又怎么能够试出你是不是真的当我是朋友?”周文淡淡地说道:“我这人天性凉薄,不懂得怎么对别人好,别人对我好,我也会怀疑他是不是另有企图,虽然我也希望你真的当我是朋友,可惜事实却证明,这个世界与我想象中的一样残酷无情。”

    说到这里,周文看了一眼旁边的莲池,只见那里有一个生有洁白双翼的美丽少女浮空而立,美丽圣洁的不可方物,赫然是传说中的天使伴生宠。

    这只天使伴生宠,几乎是在周文召唤出银翼飞蚁的同时横空而来,出现在莲池上空。

    “谢谢。”周文看向骑在白马背上的安静,之前安静的那句提醒暗示,周文听懂了,只是为了要试一试徐绵图,他才故作不知。

    再加上天使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