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宁染当然不是从内心真的谢谢她。

    但宁染知道,接下来这个女人肯定会一直跟随她和孩子,所以尽可能地消除和这个女人的敌对情绪,可以让孩子少吃苦。

    而事实上宁染的思路也是对的,那个黑女人听到她说谢谢后,眼神明显是柔和了许多。

    “妈咪,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二宝问宁染。

    宁染摇头,到目前为止,她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

    “他们要带我们去哪儿?”二宝又问。

    宁染还是摇头,“别多说话了。”

    那女的从车上拿下面包和牛奶,递给宁染,示意她给孩子吃。

    二宝一看到就直摇头,想必是吃了几顿,已经腻的不行,再吃不下了。

    “乖,吃了才有力气,再难吃也要吃。”宁染低声说。

    大宝就很懂事,接过面包,大口啃着,然后艰难地往下咽。

    实在咽不下去,就和着牛奶给吞下去。

    虽然不好吃,但这是能快速补充能量的食物。

    很快母子三人又被要求上车,车在夜色中驶出了院子。

    ……

    Y省,南谷市。

    “辰爷,当地警方已经查过所有酒店和旅馆,并没有出现他们踪迹。”乔战报告。

    南辰点点头,这个结果在预料之中。

    那些人当然不会去住酒店,那么容易就被警方给找到。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乔战问。

    南辰没有说话,他在思考。

    “边境那边什么情况?”南辰问。

    “问过了,没有可疑的出境记录。”乔战说。

    南辰又点头,这也在预料之中。

    “这边靠近边境的村很多,当地的知道很多的出境通道,很多地方就是趟过一条河就到,虽然有铁丝网,但因为边境太长,很多地方都被破坏的。

    只要能避过巡逻的边防军,出境是很容易的事,因为当地人都熟悉这边的小路。”乔战说。

    “去找一个当地人,出高价,让他带我们出境。”南辰说。

    “辰爷,非法出境这个太危险了,而且那边有武装冲突……”

    南辰挥手制止了乔战,“去做就是。”

    “是,辰爷。”

    一个小时后,一个身材精装皮肤很黑的本地人被带到了南辰的面前。

    南辰拿出宁染的照片,“见过吗?”

    那人摇头,“没见过。”

    他说没见过,那就肯定是没见过了,不然宁染那么漂亮,只要见过一面,一定是能记住的。

    “我们要出境,你带路,多少钱?”乔战问。

    本地人看了看南辰,寻思着肯定是有钱人,得出高价。

    然后伸出小指和姆指,摇了摇。

    “这是多少?”乔战问。

    “六百。”本地人说。

    南辰以为至少也要几千甚至上万,没想到这人只要六百块钱!

    “要安全的,很多人同时走,不被发现的。”南辰说出条件。

    “那就得选偏远的路线,那要两千。”

    这也很便宜了。

    便宜到乔战都有些怀疑,“可靠吗?”

    “当然可靠了,很多拿货的都是走那条路线。”本地人说。

    “那就这一条。”南辰拍扳。

    “那你们什么时候走,要晚上才行,凌晨一点以后,先交一半钱,出了境付另一半。”本地人说。

    “行。”乔战给了那人一千块。

    南辰看了看表,才晚上十点,还早。

    乔战摸出烟,给那本地人装了一只,“你帮忙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几人同时出境的,你做这一行的那些朋友能不能提供点消息。”

    “我问一下,如果有结果,要加钱。”本地人说。

    “行。”

    那人走到一边打电话,用本地方言一直在说,打了五六个电话。

    “没有。”最后得出让人失望的结果。

    “你一直打听,如果有消息,马上跟我们说,钱少不了。”乔战说。

    “好咧,你放心,我们做带路这一行的,相互间都有联系,有时边防严查,我们也会相互转告,相互帮助才不会落水嘛。所以只要有消息,我就一定能打听到。”那人很自信地保证说。

    “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