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那您是什么呀?

    别说这种灭自己的威风的话了,您忙就快走吧。”欧阳奇笑着说。

    “我会打电话给这里的总经理说,不会让他们借给你一分钱,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爸,您别这样,您把我的卡停了,我现在吃餐饭的钱都没有,我要是不借,难道您让我上大街上乞讨去?

    我要是普通人,那乞讨也没关系啊,反正我脸皮厚。

    可是我是欧阳铎的儿子啊,我是欧阳家族的人啊,要是让记者发现我在街上乞讨,那欧阳家的脸就被我丢光了呀。”

    这个欧阳奇也真是个人才,歪理邪说一套一套的,欧阳铎被气得脸都青了。

    可这是他儿子,再怎么逊也是他儿子。

    “你不要去借,我会让人把你那张卡解封,但你不能再在女人身上乱花钱了!

    还有,你现在跟我回去,以后好好在公司上班,多学点东西,你老大不小了,不能再混了!”

    欧阳铎也是没辙了,养了这么一个儿子,也不可能不管他。

    虽然他说不让下面的人借钱给欧阳奇,可下面的人哪敢得罪大少爷?

    这大少他可是储君,将来是要接班的,现在把他得罪了,等他以后上位了,那还想混吗?

    所以欧阳奇只要开口,下面愿意借他钱的人大把的是。

    而且往往都是以公款借给他,反正都是你欧阳家的钱,你打个借条就行了,还不还无所谓。

    “谢谢爸爸,不过我还不能回去,我在花城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办!”欧阳奇神性地说。

    “你还有重要的事?什么重要的事啊?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欧阳奇当然不会告诉欧阳铎,他看上了一个姑娘,而且是喜欢得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