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那思考的结果如何呢?”宁染问。

    “还好。”南辰答。

    “那没事了。”宁染说。

    “现在该你说,你要对我说的话是什么?”南辰问。

    “我想告诉你的是,以后不要喝酒再游泳了,危险。”宁染说。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南辰皱眉。

    “对啊,这难道不重要吗,我觉得很重要了。”宁染笑

    南辰知道上当了。

    这女人竟然敢耍自己,真是胆大包天了!

    “你敢耍我?”

    南辰一步一步逼近,宁染赶紧开溜,“太晚了,我得睡觉了,我刚大病初愈,身体极为虚弱,必须得保证睡眠!”

    “你站住。”

    这一次宁染没听他的,迅速溜出书房,回到卧室,反锁上门,安心睡觉。

    躺下后,回想刚才的情境,心里犹自扑通扑通地跳。

    不禁暗骂自己,神经病,这有什么好跳的?

    ……

    次日宁染起来,南辰已经走了。

    书房里的灯都没关,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书房里想了一宿?

    洗漱后做早餐,然后送孩子上学。

    完了以后去公司训练,最近在训练舞蹈。

    强训已接近尾声,结束后那天的电影差不多就要开机了。

    刚到公司门口,看到了一个熟人,正是欧阳清。

    其实也不算太熟,正式的见面,也就是只是几次而已。

    欧阳清热情地向宁染打招呼,“你好,丁姐。”

    宁染平淡地点头,“你好,欧阳小姐。”

    “你叫我小清就行了,不用这么客气,丁姐是来培训的吧?”

    “是的,最近在强化培训。”宁染答道。

    “那你忙,我先走了,回见。”欧阳清挥了挥手。

    “拜拜。”宁染也挥了挥手。

    进了公司,王小欧走了过来,“来得正好,我们收拾一下,要去一下Y市,参加一个宣传活动。”

    “啊?不是说今天接着培训吗,为什么突然要走?我没有准备啊。”

    “我也临时接到公司的通知,只是一个普通的宣传活动,不用太多准备。”王小欧说。

    “行吧,那我安排一下,下午要有人接孩子才行,我今天还承诺给孩子做晚餐呢。”

    “好,你安排吧。”

    一小时后,宁染和团队一起启程Y市。

    王小欧坐在宁染旁边,看着窗外,突然问了宁染一句,“你和辰总最近怎样了?”

    宁染愣了一下,王小欧不是那种八卦的人啊,今天怎么会问起这个?

    “我和他,不太好。”宁染实话实说。

    他和南辰就一直没怎么好过,偶尔近一点,但很快又会因为各种原因而拉开距离。

    “今天欧阳小姐来公司了。”王小欧又说了一句。

    宁染就更奇怪了,王小欧今天是怎么了,说话这么奇怪,她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然后我就接到公司让我们出去参加宣传活动的通知。”王小欧又说。

    这下宁染好像是有点明白了,王小欧好像是在暗示什么。

    也就是说,本来今天是不需要出去的,但因为欧阳清来了,就临时有了这个活动?

    “所以小欧姐的意思是,是欧阳清让我去参加这个活动的?可是她不是公司的人啊,她没有这个权利啊。”

    “最近筹备的电影,她是重要的投资人,所以和星辉娱乐也算是有着深度合作。”王小欧说。

    “啊?她是投资人?那她以后就是我们的老板了?”宁染惊道。

    “那倒也不是,我们的老板是辰总,辰总只是和别人合投电影,不代表别人就是我们的老板。” /

    宁染点点头,“小欧姐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讲?不妨直说啊。”

    “没有,只是闲聊而已。”

    王小欧多么精明的人,说话自然是滴水不漏,不会轻易让自己卷入一些不必要的是非之中。

    虽然王小欧没有明说,但宁染已经感觉到她给出的某些警告的信息。

    “小欧姐,你也知道,我和南辰虽然有两个孩子,但我和他,连好朋友都算不上,更别说是其他的关系了。”

    王小欧只是听着,并没有说话。

    “我这个人不擅长勾心斗角,所以如果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