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老爷子本来是想发火,但考虑到有外人在场,硬生生把这火给忍了下去,但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南致远又不是笨蛋,又岂会看不出老爷子不高兴了。

    所以他也不敢说话了,一时间现场气氛有些尴尬。

    还好现场有专门缓解尴尬的小能手,那就是二宝了。

    “太爷爷,太奶奶,游乐完可好玩儿了,你们也去玩好不好?”

    老爷子本来阴沉的脸,一下子绽开笑容,“好啊,可是太爷爷老了,玩不动了!”

    “太爷爷不老,太爷爷还是年轻小伙子,可有劲了!”二宝认真地说。

    这句话惹得所有人都笑了。

    尴尬气氛瞬间消失无踪,现场又变得轻松起来。

    “快去洗澡换衣服,晚上留下来陪太爷爷和太奶奶吃饭!”冯婉摸了摸二宝的头。

    “好,那我去了,我要吃好多好吃的。”二宝说。

    “放心吧小馋猫,你想吃的,都会有。”

    冯佳灵看了看白桦,

    白桦站了起来,“爸爸,要不今晚让欧阳夫人也留下吃饭吧

    老爷子再是不乐意,那白桦既然都说了,他怎么也得答应。

    他总不能拒绝别人留下吃晚饭,那就太尴尬了。

    可冯佳灵还得假装推辞一下,“不了,今天欧阳铎也在这边开会,我一会还得去陪他吃饭呢。”

    “那就把欧阳贤侄也叫上一起吧。”老爷子说。

    “这样不好吧,太打扰了。”冯佳灵假装再推辞。

    “不会打扰,上次多谢欧阳贤侄给我举办寿宴,我一直想感谢一下,今天正好,略备薄酒,陪欧阳贤侄喝上一杯。我这就亲自打电话给欧阳贤侄,务必让他过来一聚。”老爷子说。

    “不用了,我打给他就行,谢谢老爷子的厚谊。”冯佳灵高兴了。

    这个局倒真不是之前设计好的,完全是因为欧阳清惹出来那些事后,冯佳灵临时决定的。
    她要利用这次机会,最后一次给南家施加一些压力。

    目标是要同时促进两件事,一是越国的项目合作,二是南辰和欧阳清的婚事。

    这两件事有一定的联系,但又是相互独立的。

    不管哪一件事成了,对欧阳家都是大大的利好。

    所以这些事不但是欧阳清的心愿,也是欧阳铎夫妇的心愿。

    她们筹谋许久,必须要有一个她们想要的结果。

    今晚必须最后拼一下才行。

    晚些时候,欧阳铎到了。

    有意思的是,欧阳清没来。

    因为有可能会谈到她的婚事,所以欧阳清有意回避,这样欧阳家的人谈起来的时候会更方便一些。

    南家的家宴,当然是超级大餐。

    桌上都是山珍海味,还有一些失传多年的传统菜。

    二宝最喜欢了,这一桌好吃的,简直太过瘾了。

    可是今天有贵宾,小孩子不能上桌。

    但老太爷当然不能怠慢了乖曾孙,几乎每一样菜都分了小份,专门给二宝和大宝送去。

    “把两个宝贝叫来一起吧,又没有外人。”冯佳灵主动提议。

    她知道老爷子和老夫人都疼爱孩子,要不是因为欧阳夫妇在这里,大宝和二宝肯定能一起的。

    “不用了,给她安小桌就好,不能坏了规距。”老爷子说。

    “没事的,我们也很喜欢孩子,就一起嘛。”冯佳灵说。

    “对,可以一起的,我们也非常喜欢那两个宝贝,没有关系的。”欧阳铎也跟着说。

    “对小孩子来说,规距也很重要,规距让他们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就让他们在旁边好了。”老爷子坚持。

    “太爷爷,我们就在旁边吃就可以了。”大宝懂事地说。

    “对,太爷爷,菜管够就行。”

    二宝并不在乎能不能和大人坐在一起,她在乎的是能不能吃到和大人一样的菜。

    “管够管够。”冯婉都笑得不行了。

    小孩子安顿好了,那大人就可以放心吃喝了。

    不过大人们面对桌上的山珍海味,似乎并没有什么食欲。

    因为他们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谈,只是在寻找时机而已。

    “我知道欧阳贤侄喜欢红酒,所以我特地为贤侄准备了这个酒,你尝一下。”老爷子示意佣人倒酒。

    欧阳铎是品酒高手,看了看颜色,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