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清姐姐好像和叔叔走了?”

    八卦的是二宝,生着病也要八卦。

    南辰和宁染都没说话。

    宁染不知道南辰给南星下了命令,让他阻止欧阳清。

    她理解的是,南星看上欧阳清了,毕竟欧阳清也是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叔叔和清姐姐要是好了,爹地怎么办?”二宝继续八卦。

    这下南辰不淡定了,这都点名了,他也不可能再装聋作哑。

    “你不要胡说八道。”南辰沉声道。

    宁染扭过头,忍住了笑。

    “我没有胡说八道,爹地是要和清姐姐结婚的。可是现在叔叔又和清姐姐一起了,那爹地该怎么办呢?难道爹地和叔叔要抢清姐姐吗……” /

    “宁思涵!”

    南辰少有地直呼二宝的名字,直接叫名字,这代表是真的生气了。

    二宝不敢再说了,只是撇了撇嘴,表示不服。

    “你这小孩子不是生病了吗,还这么多话?”南辰恼道。

    “哟,有些人敢做,还不让人说了?”宁染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

    南辰扭过头,狠狠地盯着宁染,眼神如刀一样在她身上一阵扫。

    两个孩子和宁染是坐在后排的,南辰坐在副驾。

    他要看宁染,得需要把头很大幅度地扭过来,才能看到。

    可是他努力扭过来后,宁染却不肯与他目光对视,而是看向车窗外。

    这就相当于是南辰做了无用功,因为宁染根本不接招,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这把南辰给气的不行。

    “我做什么了?孩子不懂事乱说话也就罢了,你跟着闹什么?”南辰冷声道。

    “孩子也不是什么也不懂,有些事情还是懂的,是大人不愿意承认而已。真是有趣,不是说大丈夫敢做敢当吗,做了又不敢承认,还不让人说!”

    宁染心里有气,说出来的话听起来也是非常让人讨厌的那种。

    南辰忍不住又把头扭了过来,“我做什么了?”

    “你为了让欧阳清和孩子的距离拉近,你故意让孩子陪欧阳清出去玩儿,导致二宝住院,这件事不是你做的?”

    一提起这事,宁染的火又上来了。

    “不是我!是孩子和欧阳清自己约好的!不关我的事!我要怎么说,你才肯相信?

    大宝,你最懂事,你解释一下,有些人不懂道理,你把事情说给她听!”南辰气道。

    “爹地我好困,我得打个盹,你们大人先聊着,我小孩子不方便参与。”大宝打了个哈欠。

    宁染赶紧扭过头,她差点笑出声来。

    南辰算是看出来了,这俩孩子都是站在宁染那一边的。

    就连平时那么讲道理的大宝,关键时刻都是维护着宁染的。

    这倒也不难理解,从孩子有意识开始,在身边的都是妈咪,一直相依为命。

    所以孩子维护妈咪,这才正常。

    “那二宝你来说。”南辰看向大宝。

    二宝伸出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连连摇头。

    “你这又是在干什么?”

    “爹地说我胡说八道,不让说话,我再也不敢说了。”二宝说。

    宁染又想笑了。

    南辰无奈,指了指大宝,又指了指二宝,“行,很好,你们很好。”

    “不许威胁孩子!”宁染马上抓住把柄。

    “我威胁他们了吗?”南辰皱眉。

    “当然,我都听到了,你就是威胁他们了!”

    “我威胁你们了吗?”南辰问两个宝宝。

    “我好困,爹地妈咪,你们不吵吵了,让我睡一会。”大宝又打了一个哈欠。

    “我也有点困了,我也要睡。”二宝马上附和。

    “听到没有,孩子让你不要吵!”宁染一瞪眼。

    “是在说你!你聒噪!”南辰也不服。

    “明明就是在说你!”

    “说的是你!”

    南辰一扭头,看到了司机脸上的笑容。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沦为和一个女人吵架的人了?

    真是近墨者黑!

    丢人!

    于是南辰也就不说话了,并且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能在外人面前和宁染较真,真是太丢人了。

    就这样一路沉默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