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哈哈,我就猜到你会过河拆桥。现在收拾了金刚头陀和青羊老祖,你大敌已去,就要出手对手我!——也好,这件事情,我暂不插手。你就一个人收拾掉他们吧!”

    方云大笑一声,突然飞起,几个起落,立即飞出了甬道。

    “方云!你别得意!你以为少了你,我就闯不过这关吗?”

    姑射郡主怒叫道。

    “哈哈,我只希望郡主,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一阵大笑声传来,方云已经消失在了门外。封印了金刚头陀,又得到了青羊老祖的地元法器,他就算是现在离开,这一趟也算是值了。毕竟,丹药的价值,是比不上法器的。而杀戮洞府外围的宝藏再丰富,也绝不会超出地元级别!

    “砰!”

    方云突然飞出洞口,口中喷出一口血鲜血,“跄踉”的退了出去。

    “秀士兄,怎么样了?”

    看到阴阳秀士逃了出来,众人立即围了上去。

    “太厉害了,里面的禁制实在太厉害了!”

    “阴阳秀士”连连摇头,他脸色苍白,点到为止,说罢,立即找了个地方,就地“疗伤”。

    众人脸色微变,再等了一会儿,却没有见到青羊老祖和金刚头陀出来,心中立即一沉。

    “该不会青羊老祖和金刚头陀死在里面了吧?”

    众人暗暗想到,心中不禁暗暗发寒。

    青羊老祖和金刚头陀都是地变级顶尖的人物,如果这样的人物,都遭了毒手。那杀戮洞府里的禁制,岂非极为可怕!

    一双双目光,不禁再次看向了“阴阳秀士”。

    方云也感觉到了白骨山外,气氛的变化。不过,他却一动不动,只是专心的运用体内的内力,造出经脉受伤,气息紊乱的假象。

    运用内力造出受伤的假伤,并不是很难。也能够被分辨出来,不过,对方的修为,至少要比方云高出一筹才行。

    方云的修为,已经是地变级巅峰。无限接近一条远古天龙之力。一条天龙之力,乃是武者踏入地变级后的第一个瓶颈,需要有极大的毅力和机缘,才能打破。

    这里虽然还有不少观望的地变级强者,但能打破这个瓶颈的,场中还一个都没有!

    方云也不担心会被瞧破。

    虚空中,攻击白骨山后,触发禁制引起的第一波杀戮剑气,已经消失了。众人站在白骨山外,议论纷纷。踌躇不前。

    方云眼睑露出一线缝隙,偷偷看了一眼。这么一会儿,又有不少人进入了这片白骨山所在的空间。其中有更有不少地变级强者。

    “嗯?”方云望向沙门四老,只见在他们身边,又出现了八名黑衣僧袍的地变强者。这些人,神色肃穆,看起来和沙门四老一样,但黑色僧衣上,却多了一个锡杖的标志。而且,透露出来的气息,也和沙门四老不一样。更加的沉稳,凝重,赫然都是地变级的修为。

    八名神秘的沙门强者,再加上污道沙门四老,一字排开,悬浮虚空之中,正拥簇着一名身材修长,戴着紫金冠,锦衣华服的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头发乌黑,气宇轩昂,右手握着一柄白骨玉扇,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一股高贵、优雅的气息。只不过,在他脸上,却贴着半截金色面具,隐藏了本来面目,使他流露出一股神秘的气息!

    方云气贯双目,望了一眼,只见一道赤中带紫的精芒,直冲天际。在这股气运精芒之中,隐隐有无数紫色的梵文若隐若现。

    “就是他!”

    方云心中猛烈的震动了一下。当日他在阎城,晚上看到一道红中带紫的气运精芒,带着沙门四老远去。眼前这道气运精芒,虽然赤中带紫,看起来不一样,但方云心里很清楚,两者是同一个人发出的气运精芒。

    只所以呈现出赤色,是因为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已经踏入了地变级。武者踏入地变级后,气运精芒都会发生一定的变化!而赤色,正是地变级强者的气运色泽!

    方云明白,沙门四老的主人,连同佛宗的道统传承者,必然就是这个神秘的年轻人。

    “这个人……是京城权贵!”

    方云眼睑猛的跳动了一下。同为上京城王侯之后,方云对于这种王公子弟的气息,极为熟悉。只是瞧了一眼,方云心中立即断定,眼前这个神秘的年轻人必然和自已一样,同是大周朝王公贵族之后!

    这个念头一出来,方云心中立即猛烈的震动起来。佛宗的道统传承者,居然隐藏于上京城的王公子弟之中,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沙门四老身前,锦衣华服的年轻人似乎感觉到了方云的目光,突然扭过头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