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争斗的结束

    对此,天穹最深处那道伟岸的身影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屹立在林天的上方庇护着林天,其立场已经十分明了了,他只会保护林天,并不打算保护天元州其余的武者。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

    “战神殿啊…听闻已经万古不曾现世,而今却是公然帮助罪州的天才,这该是何其惊天的事情…”

    天穹之上,九位神帝境界的强者深深地看了林天一眼,最后直接消失在天地间,没有多一分停顿,就连战神殿的那位神帝强者也缓缓地消散,并不多留,似乎只有当林天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他才会出现。

    自从战神殿的强者出面保护林天之后,这一场各方顶级道统与罪州之间的争斗也落下了帷幕。

    各方道统的神帝强者都在权衡着其中的利弊,最终得出了统一的结论,这场争斗没法打了…

    一时之间,气氛陷入了沉默,天地间一片压抑和沉重。

    虽然说战神殿不会帮天元州的武者,但是林天会帮啊…而且有战神殿的保护,林天能够救天元州的武者,甚至能够打各方道统的武者,但是他们却不能伤害林天,那这还打什么?

    战神殿那位至强者语气平淡的开口,却是让其余的神帝强者面色难看了起来。

    “本座说过,战神殿会保护这位小友,不会让他收到伤害,其余的事情本座一概不管,只要你们别伤害到他就行了。”

    天穹之上,那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在落到林天身上之前硬生生的停了下来,那位出手的神帝强者语气有些不善,望向天穹深处若隐若现的那位战神殿强者。

    “战神殿的道友,你这是何意?”

    来,只见一道身上笼罩着神光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冲到火云城中,在那只遮天蔽日的大手落下之下抢先祭出一座古塔将华永宁等人收了起来,然后十分淡定的收起古塔,看都不看天穹之上那只遮天蔽日的大手。

    然而,那位神帝强者脸上的狞笑很快就凝固了起

    出手的那位神帝强者脸上带着一丝狞笑,缓缓地探出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禁锢天地时空,想要在无数武者的众目睽睽注视下抹杀华永宁等人!

    “呵呵呵…不过是一群小老鼠而已,能跑到哪里去呢…”

    这样的一幕不禁让各方道统的武者心中一凛,同时也有些释然,毕竟神帝境界的强者太过于恐怖了,神识感知超乎世人的想象,哪怕是华永宁等人躲在火云城的角落里也根本逃不开他们的感应!

    紧接着,一道通天的黑色光柱从天而降,骤然间落在火云城中,将一片建筑完全掀翻,露出了几道躲藏在其中的身影,赫然是华永宁和其余几位天元州的武者!

    不多时,一个森然的声音响彻天地,让林天心中忽然间‘咯噔’了一下,只见天穹之上再次浮现出九道震天撼地的恐怖身影,屹立于天穹之上!

    了吗?真以为我们不知道罪州的余孽都躲在火云城中吗?”

    “呵呵呵…好一个天罗!真以为自己跑掉了就完

    虽然林天依靠战神令得到了战神殿的庇护,但是林天却从未轻信战神殿,一直保持着警惕!

    由此可见,战神殿与天魔族必定有某些不为人知的联系!

    但是,林天在归墟之地得到天启之门碎片的时候却听到邪魔对那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发出质问,称那位存在答应天魔族的先祖,要将天启之门的碎片交给天魔族的后人!

    林天心中默念着,却已然将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按照曜和瑶所言,天启之门曾经被战神殿的古祖集齐,后来天启之门也一直存留在战神殿!

    “天魔族…战神殿…天启之门…”

    林天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金色囚笼中缓缓地消散的魔气,心中却是毫无波澜。

    “天魔族…”

    可惜的是,眼看着林天有战神殿的庇护,天魔族前任少主知道自己这具道身已经无法存活下去了。

    愿意损失道身。

    因此,道身的损失极有可能会导致天魔族前任少主冲击天神境失败,至少也会因此减慢突破到天神境的速度,所以天魔族前任少主一开始宁愿被囚禁也不

    尤其是天魔族前任少主现在正在冲击天神境!

    虽然说这只是天魔族前任少主的一具道身而已,就算是死亡了也不会危及他的生命,但是道身的损失也会让天魔族前任少主的本体遭受莫大的创伤。

    林天脚下踏着的金色囚笼中,被榨干了全身力量和生命本源的天魔族前任少主面带怨毒的神色寒声开口,而后整个人的身躯直接爆碎,化为一团魔气缓缓地消散不见,竟是主动自毁道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