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心领神会,隐约间也嗅到了些不同寻常,封一霆起身的同时还看了下一边的男人,邀请道:“程老板,一起吧?”

    跟着,一行人便一起出了门,一路将两人送进了电梯,恰巧有另外的经理路过,路林也趁机脱身而出,电梯的门阖上,两人才疾步转身往回走:“怎么回事?”

    脸色冷肃,霍青阳脚下的步伐也加大了几分。

    “收到你的消息我就去安排了。

    一查才发现海歌被点进包房去送餐久久未回,还正巧就在三楼,我试着让人进去想把人给换出来、趁机支开他,结果没想到里面的人竟然是近来崛起的万金夜总会的幕后老板——沈万金,这个人之前低调神秘,我们甚至连张照片都没查到,可万金夜总会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悄没声息地就起来了,越做越大,越做还越成功,服务生也是机灵,知道详情后就没动作而是直接退出来了,还跟我说,对这个人有印象,应该不是第一次来我们天堂星了,是老顾客!我再去探查的时候,就听到里面噼里啪啦地、不太平,我过去也让服务生试探了下,被撵了出来,应该是出事了,一个小姐也被扣在里面了!这不是正在三楼吗?

    我怕动静闹大再把你们惊到了适得其反,所以才过去找的你!”

    步子一顿,霍青阳的眉头拧了拧:“知道什么事吗?”

    “海歌没出来,我估计,八成跟她脱不了关系,最近她可是我们这里的活招牌,来的人一半是因为她!虽然我已经暗中交代过削减她的名额跟工作量,甚至提高了价格,点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跟她有关?

    这丫头那性子,虽然已经韧性十足终归是个娇惯长大的千金小姐,能忍得了一时就不错了还能指望她忍耐一世吗?

    不闯祸就怪了!可夜总会是什么地方?

    说白了,这里就是尊严换钱、给人踩踏、发泄情绪的场所,有钱没钱的,进来是为了找尊严,图的就是个痛快!但她是什么出身?

    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些、任人揉搓?

    不出事才有鬼!夜总会跟她的生活完全是两个世界,玉龙混杂的这里也远比她想象地要复杂的多!所以,他才不一直拒绝她进入,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自己混进来了,而他之所以不能开除她、不能直接撵她走,也是防备她出去了再去别的夜总会,要不出事还好,要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在不在他的地盘他都是跳到黄河洗不清,怎么跟封家人交代?

    关键还是得彻底打消了她这个念头、让她自己死心才是。

    他是想按着,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现在还越来越失控了!揉了揉太阳穴,霍青阳也禁不住直拧眉头:“这个小祸精~”来的时候就见她花枝招展地地极不安分,这还没来得及教育她呢祸先上来了,真是让人头疼!转身,霍青阳正准备进包房,手臂突然被人扯住了,步子一顿,却听路林再度压低了嗓音道:“对了,九爷,还有一件事,沈爷过来的时候带了保镖,好像还有副名画,可能刚从什么拍卖场上拿下来的或是刚买的!”

    下意识地觉得该提点他一下,别再引起误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毕竟他们这行,单枪匹马跟前簇后拥可完全是两种意思。

    点头,霍青阳表示知道后,随后“砰”地一声便推开了房间的门,时间瞬间像是静止在了这一刻,屋内,齐刷刷的目光四面八方地汇集了过来。

    视线一落,率先对上了一双惊恐瞠目的紫瞳,面色一沉,霍青阳的心头就窜起了一团火,垂落的拳头不自觉地紧攥了下,大步上前,身着黑衣的男子本能地退避,甩手,霍青阳就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久闻沈爷大名,倒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沈爷这是几个意思?

    一来就要砸我的场子吗?”

    视线冷然地扫过,霍青阳眸光的焦距在对面茶几上停留了几分,随后掏出一支烟,点了上去。

    此时,封静怡正被一名保镖半扯着头发按压着半跪在地上,动弹不得,一侧的脸颊被压在反光的台面上扭曲到了变形,样子凄惨狼狈到了极点。

    正中的沙发上,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成熟内敛衣着讲究,唇角还带着笑,给人的感觉却是有些笑不达眼底的虚假,眸光交汇的瞬间甚至会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但再去细究,又会有种眼前的男人很和善的错觉。

    诚如霍青阳的第一感觉,直身靠前,男人却先是呵呵笑了下:“哪里?

    这话该是我想说的才是!”

    同样的掏出一支烟点了上去,男人的视线也在中间的台桌上扫了下:“听说天堂星出了个稀罕人,我不过是出于好奇才想过来见识下!”

    视线一转,男人的目光落在了霍青阳的身上,眸底闪过一丝凌厉:“不过看来九爷的手下好像不怎么识趣、还不怎么懂规矩,我好心好意地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