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那是个什么东西?”曹正问道。

    “妖城第一美女!怎么样,美吧?”青婴答道。

    “看不清。”曹正实话实说。

    要说这虎女,在虎族中,确实算是位难得的美人,腰肢健硕、臀尾有力,皮毛锃亮。

    虎女十分热情的凑到曹正跟前,极近妖娆的围着曹正转了两圈,“敢问这位哥哥,贵姓?”

    妖族民风开放,男女之间,只要中意,皆可大胆直言爱慕之心。

    剑眉虎目,炯炯有神,身形匀称,脚步生风!

    今日站在门口迎客的是一只女性虎妖,自是认得白棋和青婴的,迎上去时,看到一旁披着虎皮的曹正,顿时惊为天人!

    梧桐戏园。

    于是三人便先行前往梧桐戏园,看戏去了。

    “让小二再灌一次醒酒汤,待会醒了,让小二送他去戏园就行了。”青婴答道。

    “六哥如何安置?”曹正道。

    青婴抬头看了看外间夜空,放下手中书卷,“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该去戏园了!”

    曹正笑答,“好。”

    白棋察觉到曹正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挡了过去,“曹兄,择日我定要与你再战!”

    曹正眼光不由自主的又落在青婴身上,那珠光下的笑颜,比一旁的夜明珠还要亮上许多倍。

    三人都看向还在呼呼大睡的杨六郎,大笑起来。

    曹正挑眉乐道,“也不竟然,好歹你还是胜过一个人族的!”

    “嗯……”白棋也从醉酒中,苏醒过来,看到曹正已然转醒,顿觉十分懊恼,“想不到我酒量竟然败给了一区区人族!”

    “醒啦!”青婴执着书卷,扭头淡笑的看过来。

    心脏处不觉又是一阵异样,忍不住轻咳出声,“咳咳。”

    曹正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抬起头来,看到珠光下的青婴,正在手执书卷,看得十分认真。

    忙了二个时辰,金乌已然西下,这醉酒的三人才微微转醒过来。

    为了确保醒来之后不记得,青婴故意多等了半个时辰,才让小二来来回回给三人灌了三次醒酒汤。

    “醒了应该不记得,说了些什么吧?”青婴抹着冷汗,暗道。

    这一幕恰好,让订好座位,刚进门的青婴撞见,吓出一身冷汗。

    曹正正好酒劲上头,迷迷糊糊只听到个妹字,伏在白棋肩头,咕咕哝哝问道,“妹妹……什么妹……”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整个人彻底压在了白棋身上。

    “喜欢……我……妹妹……”白棋含糊不清的咕哝道。

    “白兄,你说完啊,喜欢什么?”曹正吃力爬上白棋的肩膀问道。

    “你……喜欢……喜欢……”白棋被曹正一转,更觉头晕眼花,实在撑不住,倒头趴在了桌子上。

    曹正知道白棋是想指着自己,笑着将白棋的手指拉过来,对着自己问道,“我什么……”

    “戚,说什么人族常事,我知道!你%……”白棋忽然伸出手指,指向一处虚空。

    “白兄,我何时诓过你,你看这桌子……”

    “哼!你少诓我,是这杯子!”

    曹正醉呼呼笑道,“白兄,你醉了,杯子怎会成精,明明是这桌子成精了!”说着用力撑着桌角,怒道,“给小爷我站住喽!”

    白棋虽为妖族,但实在是妖族中,酒量平平的,能顶过六巡,已经不易,这不看着面前的酒杯,竟然分成了三个杯子,十分生气,“好你个破杯子,成精了?!竟然也来凑热闹!给我老实站好!”

    但这桃花酿着实不是凡品,再三壶下肚,也觉得天旋地转,人影晃动了。

    曹正这些年,跟随空明道长,喝了不少好酒,烈酒,酒量可谓是突飞猛进。

    青婴笑着出了厢房,叮嘱小二准备好醒酒汤,便出了桃花酒馆。

    白棋、曹正两人随口应了一句,继续你来我往。

    看这架势两人又要大干一场,青婴干脆起身道,“你们慢慢喝,我去梧桐戏园订晚上的位子!”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曹正笑接过酒,豪气道,“好!”

    说着自己给两人斟了一杯酒,送到曹正跟前,“来!我们再来!今日我白棋,断不能在自家地盘折了妖族的颜面!”

    白棋看到曹正还站得四平八稳,不由竖起拇指夸道,“阿正酒量可以!这桃花酿,妖族中人三巡过后,都少有能站稳的,你一个人族竟然还能说清楚话!佩服佩服!”

    看到杨六郎倒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