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这不可能!”

    林天刚说完,江洪运就直接脱口而出拒绝!

    开什么玩笑?

    废掉双手或者一手一腿,那他儿子以后不是成了一个废人了?

    他就是再软弱,也不可能答应林天这种无理取闹的要求!

    “不可能么?”林天眼中浮现出一抹危险的光芒。

    江洪运脸色猛然一变,他猛然想起来,好像眼前这个青年也是一名武者,既然这样的话,那在这个包厢里,根本就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一念及此,江洪运急忙喊道:“林少且慢!你的这个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强人所难?他找人杀我的时候,江老板怎么不觉得强人所难?你不假思索的就派人过来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强人所难?我若不是运气稍微好点,此刻若不是话?怕是早就威逼利诱甚至是直接采取雷霆手段了吧?”

    林天毫不掩饰脸上的讥讽和嘲弄,这一类人的心理他不说完全了解,也算是摸索得差不多了。

    在他们眼中,权势地位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普通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如果他不是林天,如果他的老爸不叫林镇国老妈不叫杨婉蓉,那他早在龙虎山就已经死了!

    当然,说自己运气好也是在配合他们掩饰自己的真实实力罢了。

    江洪运被林天这番话给噎住了,一时间反而是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下才换了种方式说道:“林少,我建议你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最好还是先问一下你家里人,在生意场上,我和你母亲也有生意往来,和杨家也有过合作,你们两人的恩怨,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我这个孽子是派人去杀你了,那是他的不对,我也愿意向林少赔罪,但条件却不是废掉他的双手,试问林少,若是你先招惹到我们江家,而我向林家要求废掉你的双手,你作何感想?”

    “我没感想。”林天耸了耸肩一脸傲然道:“因为你们不敢提!”

    江洪运:“……”

    秦大海:“……”

    还能不能好好商量?

    啊?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你这让别人还怎么接话?

    我不要面子的?

    林天还真没打算给江洪运面子,如他所说的那样,整个江家都没资格找他要面子!

    “年轻人,有些决定一旦做了,可是没办法挽回的!你一个人代表不了林家,更不要说废掉我儿子的双手,我相信这件事如果被你家里人知道,定然不会同意你这么做!”

    江洪运一脸铁青之色,连对林天的称呼都从林少变成了年轻人,可见他此刻心中的不爽有多严重。

    我儿子是派人去杀你了,但你现在毫发无损,我儿子反倒是被你断掉了一只手,你还不满足不说,竟然还打算断掉他另一只手?

    江洪运忍不了。

    这件事他要是忍了,一旦传出去,他还怎么在商界立足?

    他们江家还怎么在西南一呼百应?

    一旁的秦若菲也想劝林天几句,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相信林天有自己的分寸,不会乱来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的。

    爱他就应该相信他!

    听到江洪运的话,林天有些戏谑的道:“江先生这么笃定我家里家长不会同意我的做法?”

    “不错!”

    江洪运果断点头道。

    “哦。”

    林天应了一声,然后整个人猛地消失在原地,当江洪运已经意识到不对时,包厢里已经传出了一声惨叫!

    “啊——!”

    那种仿佛有人用刀子在刮自己的肉一样的感觉,让江承欢撕心裂肺的疯狂满地打滚怒吼着,让看得人都觉得全身冒出一股寒意,有种冷气从脚底直冲脑门的感觉!

    因为林天一脚踩在了江承欢的右手手腕上。

    手腕骨应声断裂!

    “我记得,你刚才好像是用这只手动的她?”林天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声,然后抬头看向整张脸彻底黑了下来的江洪运,语气淡然的问道:“江先生不如现在给我爸妈或者爷爷打个电话?说一下我在江汉如何如何嚣张,然后向他们要一个交代,最好是搬上你们整个江家,让我也自废双手如何?”

    江洪运气的浑身发抖。

    他没开口,因为他怕他一开口,会继续激怒林天,让他做出更加疯狂而不顾后果的事情出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稳住林天,所有的一切问题,等林天走了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