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夏鑫在得知这个消息的同时,就尝试联系林天,但怎么也联系不上,急得他恨不得冲到江汉去了解事情的经过。

    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但在他准备出发之前,他老子一个电话把他留下来了!

    夏氏集团的办公室里,夏鑫看着坐在老板椅上的夏茂材,脸上还带着焦急之色的质问道:“爸,你把我喊回来干什么?天哥现在有危险!我必须过去帮他!”

    夏茂材四十多岁,和很多大腹便便的老板不同,他的身形极好,完全看不出已经四十多岁了,顶多就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帅大叔。

    听到儿子的话,夏茂材皱眉呵斥道:“我跟你说过多少次?遇到事情自乱阵脚是大忌!你了解这件事情的经过和真相吗?就这么跑过去,说句不好听的,你过去又能做什么?嗯?你是能从警方手里把人捞出来,还是能制止现在的舆论?”

    “那难道我们就干坐着什么都不做?”夏鑫脸色一窒,但还是硬着脖子反问道。

    他是从小和林天一块儿长大的,从小学开始,关系一直很铁,抛去两家的背景不说,单论义气,夏鑫也会无条件的去帮林天!

    夏茂材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眉头紧锁的偏头看着窗外,沉吟片刻后说道:“你不妨想一下,如果这件事不是小天做的,那一定就是有人在陷害他对不对?”

    “那还用说吗?天哥虽然平时人的确混账了点,但是他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夏鑫一脸笃定的道。

    夏茂材也点了点头道:“所以,这次陷害他的人,针对的目标不仅仅是他,而是整个林家!这件事你现在冲动过去,只会帮倒忙,让对方抓到把柄,以为小天真做了这种事,然后你才急着想要捞他出来,懂么?”

    见夏鑫一脸疑惑,夏茂材顿时恨铁不成钢的训斥道:“平时让你多看书,你不看,现在这么浅显易懂的局你都看不出来?”

    “不是,爸,你说对方不仅仅是针对天哥,而是针对整个林家?在华夏,难道还有敢对林家动手的人?”夏鑫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家是什么存在,但凡是对邻家有所了解的,都会被林家那庞大的人脉关系和权势给震惊!

    夏茂材点头道:“总有人喜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这次的舆论非同小可,已经从江汉闹到了京城,想必此时此刻,最中央那几位的办公桌上,也有着这份新闻的资料,这是有些人想要借此生事啊!”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夏鑫听得有些疑惑,现在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等。”

    夏茂材站起身来,走到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大半个京城,目光深邃的吐出一个字。

    “等?这要等到啥时候?”夏鑫愈发不解,夏家和林家的关系,一直是一条船上的人,现在林天出了事,他们于情于理,都应该做点什么。

    夏茂材背负双手,转过身看着他说道:“等到这件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如果你真的相信小天不会做出这种事,那么以林家的手段,必然不会坐以待毙,现在的舆论发酵越大,到时候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刻,翻盘的手段才越狠!”

    兴许是想培养一下自己儿子的逻辑思维,夏茂材难得多解释了一句道:“所以你现在对小天最好的帮助,就是什么都不要做,他多在里面待一天,到时候的还击就会越猛烈!”

    夏鑫眉头紧锁,虽然听不太懂自己老爹的话,但他相信自己老爸不会真的让自己坐视不管,既然他这么说,应该是有他的道理。

    沉默许久,夏鑫才点了点头,学着夏茂材的样子看着落地窗外,心中为林天祈祷着。

    这时候,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即接通,喊道:“诗情姐。”

    “嗯,我家那位的事,你知道了吧?”

    电话另一边,此时正位于大洋彼岸而且正值深夜的李诗情,坐在自己的卧室床上,开门见山的问道。

    夏鑫没去在意李诗情那句我家那位,而是点头一脸凝重道:“知道,我爸让我先耐心等着,不让我去江汉救人,诗情姐,你怎么看这件事?”

    “你爸没说错,现在你等着就好了,放心吧,我看上的男人,不会这么轻易就会被击败的,那些抹黑他的人,终究会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李诗情的语气无比笃定,她一直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但在遇上关于林天的事情的时候,就会变得盲目自信,这种自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起!

    听出了李诗情语气中的自信,夏鑫也怔了一下,随即咬牙道:“好!我也相信天哥不会这么轻易就被击倒!”

    李诗情缓和了一下语气,嘴角微掀,话锋一转道:“当然,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老大被欺负了,我们也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