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劲气跟武者同根同源,引爆劲气,威力固然巨大,但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一般人没谁这么用。

    而且在对敌时,敌人也极少会给你这种机会!

    但刘山虎不知道是傻还是怎么,正好用披风挡住了黎安晖的茧缚,这也给了黎安晖引爆劲气的机会!

    所以,黎安晖当时才会露出那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这第一场,他赢了下来,后面只要林天再赢一场,那这两局两胜,就算黎家赢!

    想到这里,黎安晖把目光放在了林天身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林天,有着一种无言的信任。

    或许是因为林天帮了黎家太多,也或许是黎家能有今天的机会,全是林天帮忙!

    不然的话,当日刘玉堂带人去强行娶亲,黎至就已经被刘玉堂玷污了!

    察觉到黎安晖目光中的期待和信任,林天略微点头,看向八极拳宗的位置,盯着刘玉堂道:“下一场黄阶武道宗师,你们派何人出战?”

    刘玉堂一脸铁青,父亲的落败,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要说他了,刘山虎自己都被黎安晖的现身给打了个措手不及,更何况是他?

    但比武还是要继续下去,否则当着这么多势力的面,八极拳宗的脸面何存?

    刘山虎的伤势说重也有点夸张,有灵光披风帮他挡住了大半的劲气自爆带来的伤害,他自己受到的冲击较小。

    但说轻伤也不合适,不修养个十天半个月,怕是痊愈不了。

    只是被黎安晖那自爆劲气的手段给震晕了过去而已。

    这里是八极拳宗的大本营,宗主却在自己的地盘被人打趴下,一众八极拳宗的高层,看向黎安晖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目光也极其不善。

    但黎安晖全都视而不见,只要八极拳宗还想要顾及一下脸面,他们就不会当着这么多势力和武道会的面对他们黎家做什么。

    “哼!派杀你的人出战!”

    刘玉堂盯着林天杀气腾腾的说了一句,而后回头看向八极拳宗人群后方的一位闭目养神的老者,语气带上了一丝恭敬的道:“逊长老,还请您出战,将此狂妄小儿斩杀!”

    那老者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而且身上有种死气沉沉的气息,年纪看上去不知道多老了,仿佛一副随时都要死去的样子。

    听到刘玉堂的话,老者微微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眼,顿时让不少人都露出了一抹惊容,有一些更是下意识惊呼了出来。

    因为那老者的一双眼睛,没有瞳孔,全是眼白,格外骇人!

    林天也是怔了一下,倒不是至于被吓到,有些人生下来就天生带着异象,在修真界中,这一类人如果不是残废,那绝对会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

    甚至那害得他师父琉璃仙子最后关头为他挡灾的三大上尊之一的天机子,就是天生的双瞳一黑一白,这种俗称阴阳眼,但实际上那双眼睛是通天眼,而且,还是天机子从他原本的亲兄弟身上掠夺过来的!

    当成术法神通开始修炼,才有了后来的地位和实力。

    眼前这位老者,身上的气息并不算强,就在黄阶武道宗师的范围内,但他身上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死气!

    没错,就是死气!

    听到刘玉堂的话,老者睁着他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走了出来,站在广场上,一语不发的看着林天,被这样一双眼睛给盯着,换成一个普通人来,怕是未战就要被吓尿!

    林天压了压心神,起身也走到了场中。

    “老朽八极拳宗执法堂三长老,蒋逊。”

    老者开口说道,他的声音和人一样死气沉沉,声音沙哑,像是有沙子在摩擦一样,让人听着都不舒服。

    “林天。”

    林天也是自报名字。

    观战席上,黎安晖坐在黎至身旁,在他看到蒋逊出来后,眉头就始终皱着,此时方才有些担忧的道:“没想到,八极拳宗竟然会派这个老怪物参战!”

    黎至偏头问道:“这个三长老,很强么?”

    “很强!”黎安晖点了点头,一脸凝重之色道:“二十多年前,蒋逊就已经是黄阶武道宗师了,这些年来,他的修为毫无寸进,也有传闻说他此生都无法突破到玄阶,但是在黄阶之中,他可以说是没有敌手!”

    “同等级无敌?”黎至颦起眉头,这类人很少,但不是没有,他们往往钻研一个境界数十年,几乎是将这个境界吃透了,就像是做同一件事做了几十年的人,和一个刚开始做这件事的人相比,一个是老师傅,一个只是新手,拿什么比?

    “无敌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