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王德本和葛慧心驱车赶到医院重症监护室外面时,门口已经被警员给封锁了,连胡采莲都被迫站在外面等待,保养得极好的俏脸上满是煞气。

    “你们就算要审问,也要等我儿子伤好了才能审问吧?现在拦着不让进去是什么意思?要是我儿子因为伤势复发没有受到及时治疗,你们承担得起后果吗?!”

    葛慧心像个泼妇一样,他从市局出来,就一肚子的火,现在看到重症监护室门口的警员还不让她进去,顿时冲过去又抓又挠,唾沫飞溅。

    那两个警员全都皱眉,其中一个一把伸手扼住葛慧心的手腕,令她动弹不得,这才警告道:“出了任何问题,自然会有我们来承担,但你如果再继续闹事,我不介意先把你扣下来!”

    妨碍公务,警员是有权利直接扣押的!

    王德本在旁边呵斥道:“慧心,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儿子就在里面,他们却拦着我不让进去,我就是想看一眼儿子,怎么了?”葛慧心说着说着,又开始挣扎起来,眼眶通红,一副看不到儿子所以心急如焚的模样。

    这时候监护室的门被打开了,崔业成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站在门里面,问道:“怎么回事?谁在外面闹?”

    那警员刚准备汇报,葛慧心就趁那个警员不注意,直接往病房里面冲去,嘴里还嚷嚷着:“小赟!你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严刑逼供你?”

    病床上,王洋赟脸色原本有些苍白,看到葛慧心进来后,差点没哭出来,然而这时候,他却看到葛慧心在冲他使眼色!

    这让王洋赟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了葛慧心的用意,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但这个小动作,被崔业成看在眼里,他目光一冷,呵斥道:“把她带出去!”

    门口两个警员立即领命,架着葛慧心就往门外拖,葛慧心还在剧烈挣扎着,不过她的力气哪里有两个警员的大,被拖出门外后,崔业成把病房的门直接关上了。

    “继续刚才的审问。”崔业成吩咐道。

    负责审问和做笔录的两个警员点了点头,审问的警员冲王洋赟继续问道:“你刚才说你和赵浮沉去景色农庄游玩,然后遇到林天和黑恶势力人员火拼,之后林天突然找上门,无缘无故的对你们动手,是吗?那你怎么解释,在你的手机里,有和那个死去的黑恶势力头目的通话记录?”

    王洋赟一脸茫然的道:“我刚才说过这话吗?没有吧?我什么时候说过的?”

    那警员脸色一怒,强压着怒气喝道:“王洋赟!你别以为你不承认我们就拿你没办法!我们手中掌握的证据,即便你不承认,也足以将你拘留扣押!”

    王洋赟听到这话,却是一脸无所谓的道:“那你们就扣押呗!还等什么?反正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你的问题我根本就听不懂,你让我怎么回答?”

    “你!”警员大怒,差点冲过去教训他一顿。

    崔业成眉头一皱,呵斥道:“冷静点!”

    他深深地看了王洋赟一眼,沉声道:“刚才你母亲进来,是不是给你传达了某种意思,所以才让你这么有恃无恐?”

    王洋赟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但还是装疯卖傻的说道:“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崔业成冷哼一声,没有继续问那些没用的废话。

    刚才葛慧心在外面闹,他不得已开门询问情况,然后葛慧心就直接冲进来,表面上是在大吵大闹,实际上却是为了进来给她儿子王洋赟传达某种讯号。

    因为在葛慧心进来之前,王洋赟的表现虽说不算被吓破了胆,但起码破绽百出,只要他们加大一点力度,不怕他不招供。

    但葛慧心进来之后,王洋赟的态度就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面对他们的问讯,直接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

    知道今天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崔业成,只能下令道:“今天的审问就到这里为止吧,不过王洋赟,我需要告诉你的是,不要以为你是王德本的儿子,就觉得自己一定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至于会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法律是要讲究证据的,你说我买凶杀人,涉嫌绑架,证据呢?”

    王洋赟有恃无恐的说道。

    崔业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和他做这些无谓的争辩,转身直接离开了房间,不过在离开之前,安排了警员守在这里,禁止王洋赟和除了医护人员以外的任何人见面!

    “崔局,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了?”刚才那个负责审问的警员一脸不甘心的问道。

    他从警年限不高,但贵在一身正气,和崔业成一样的嫉恶如仇,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被崔业成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