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想着想着,林天的耳朵忽然微微一动,因为耳畔传来一丝开门的细微声音。手机端

    他眉头一动,下意识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在院子左边的一间房门突然被打开,然后一道黑布蒙着脸的人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林天的视线中。

    仅仅只是扫了一眼,林天便立刻认出此人的身份,正是三长老的弟子宇文伤,而在认出他身份的同时,林天也是立即将自己的气息屏蔽,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身影一闪而逝离开这里。

    看着宇文伤离开的背影,林天眉头微皱,随即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同样施展出惊鸿身法,跟了上去。

    如今他的修为丝毫不弱于宇文伤,而且惊鸿身法比雷行步强出不止一筹,只要他不是主动释放出自己的气息,宇文伤也不可能发现。

    一路跟踪宇文伤出了下榻的地方,而后来到了一流势力下榻的区域,来到这里之后,林天特意让识海中的姜武也将他的气息再一次掩盖,以防止被一流势力的人发现。

    这时候,宇文伤刚来到其中一座府邸外面,然后轻轻敲了敲门,等里面的人打开门后,他才低声说了句什么,然后进了门内,开门的那个弟子,也是探头探脑的朝外面警惕的看了两眼,之后才关上门。

    “血魔楼?他来这里干什么?”

    林天眉头一动,刚才那位弟子,穿着血魔楼弟子的服饰,他晚上在城主府宴会上也看到了,所以能够辨别出来。

    白天的时候二长老才让他们小心血魔楼的人,结果晚上宇文伤就偷偷跑来血魔楼的府邸,这其中的猫腻,林天也并不是完全不能猜到。

    他想了想,随即还是决定跟进去看看。

    有姜武在,他倒不是特别担心会被血魔楼的强者察觉到自己的气息,只要他自己小心隐藏行踪,应该问题不大。

    想到这里,林天不再迟疑,身影一闪,迅速从围墙外面翻了进去,然后循着刚才宇文伤的气息,隐藏行踪来到了偏殿。

    偏殿外面的门口,有两位血魔楼的弟子在守着,林天饶到了一个视野死角的拐角位置,然后跳上房顶,落在了偏殿的房顶上。

    他双脚并没有落地,离房顶还有一丝距离,为了防止被里面的人听到声音。

    “童关堂主,这是我师父让我交予你的书信。”

    房顶上,林天听到了宇文伤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很细微,不过仔细听的话,不难听清楚,主要是还是房间里的人并没有刻意用传音去交流。

    此时,偏殿之中,宇文伤已经摘下了蒙面的黑布,双手恭敬的将临行之前三长老交给他的书信呈上。

    在他面前的,是一位坐在椅子上的粗犷男子,浓眉大眼,还有着一脸络腮胡,看起来格外粗鄙,但却无人敢小觑他的实力!

    因为成为血魔楼十三堂口之一的堂主,实力最次也是分神境,而且还不能是初期,最次也是中期,相当于二长老那种实力。

    只是二长老已经是青雷宗的守护神了,而童关只是血魔楼十三位堂主中的一位罢了。

    “你师父?”

    童关并没有伸手去接书信,而是语气不善的皱眉问道。

    宇文伤不敢有半点不敬,头低得更低了,谄媚道:“我师父名讳严修刀。”

    “原来是严老狗,我说你们青雷宗跟我们血魔楼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突然有书信来给老子,要是严老狗的话,就说得通了。”

    童关说完后,这才屈指一抬,宇文伤手中的书信便是自动拆分开,然后信纸在他面前摊开,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用手去碰过。

    而听到童关称呼自己师父为老狗,宇文伤也不敢有半点表示,只当是自己没听见,这种存在,他还没资格去说什么。

    看完书信后,童关脸上露出了一抹古怪之色,盯着宇文伤问道:“他堂堂一个执法堂长老,竟然被一个才入门几个月的小崽子给逼的丢了职务?现在更是要让我来帮他铲除那小崽子?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宇文伤一言不发,像是个木头人一样,反正他的任务就是将书信送到,至于其他的,就不是他能去操心的事情了。

    而且眼前这个童关,身上有种极为骇人的气势,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暴起攻击他似的,这种感觉让宇文伤也是想要尽早离开这里,果然跟血魔楼的人打交道,都要一百万个小心。

    “行了,这事儿我接了,那小子只要对上我的人,就必定让他此次有来无回!不过你也转告严老狗,他答应我的东西,要是到时候没有,我可不答应!”

    童关威逼利诱般的威胁道。

    “一定转告!那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告退了,离开太久怕引起怀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