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他杀了师兄,谷主罚他就算了,为什么要连我一起罚啊?狱炎山那地方,是会死人的啊!”

    田语璇无比不解的问道。

    田横秋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要是不擅自主张的去天字阁偷袭他,也就没有后面这些事儿!这是谷主亲自下的决定,谁都更改不了,他说你的性子也是时候磨砺一番了。”

    “……”

    田语璇无语凝噎,她的性子怎么了?

    “行了,反抗不了就接着吧,不过谷主说你们互相之间不能动手,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心思,你的战斗经验,不是他的对手,他连你师兄都能杀,自然能杀你,你就别自取其辱了,好好磨砺一下战斗经验,对你没有坏处。”

    田横秋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也是他没有拒绝严焚渊的决定的原因之一。

    连严焚渊都看得出来田语璇受到的溺爱太多了,他这个做爷爷的始作俑者,怎么会不清楚?

    只是一想到要将自己唯一的孙女送去狱炎山那种地方,他心中也是有些不忍跟心疼,正好趁着这一次机会狠心一把,希望能对她有所帮助吧。

    而另一边,齐云也同样将消息带给了林天,不过相比于田语璇的炸毛,林天倒是一脸的淡定自若。

    他还将青雷剑前面六式的心法交给了齐云,想要搅动焚天谷这摊浑水,就要先要让自己站稳脚跟,才能继续进行接下来的计划。

    灭掉整个焚天谷不太可能,但能削弱他们的实力,给他们制造一些麻烦,让他们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对付琉璃仙宗的幸存之人,是林天很乐意干的事情。

    唯一让林天有些遗憾的是,这次的事情并没有闹他想象中的那么大,两边的阁主似乎也对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的看重,去找谷主之后给出的这个惩罚,其实也只是走个形式罢了。

    至于让他跟田语璇一同接受惩罚,他倒是没有多想。

    “焚炎决我会先交给你,作为内阁弟子,加上你现在的修为,可以修炼前面五层,等你突破到了第五层,之后的自然会给你,此次前往狱炎山,你便开始修炼,不过切记,不可对田语璇出手,那狱炎山是曾经的一座凶兽山,即便是现在,那些凶兽也依然还在上面,其上还有各种异火,虽说谷主只是想历练你们,但自己不小心的话,也会有葬身的危险!”

    齐云收下了林天给的青雷剑前面六式的心法后,目光也是温和了一些,然后将焚炎决前面五层一指点出以魂渡法传授给了林天,叮嘱了几句。

    林天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跟着聂鑫前往狱炎山。

    来到狱炎山的时候,田语璇正好也跟着一位中年男子来到了这里,四人碰面,田语璇跟那位中年男子,都是一脸愤怒的盯着林天,尤其是后者,眼中的杀意几乎都要凝为实质了。

    “此人是云生长老,也是蓝阳风的师父,田横秋的弟子,你杀了他的徒弟,他为人又比较睚眦必报,你以后多小心一些他。”

    聂鑫的传音响起在林天的识海中,让他心里微微一凛,记下了这个人。

    “哼!你们天字阁还真是好大的威风!”

    云生长老怒哼一声,一股神念攻击,也是悄无声息的袭向了林天。

    不过却是被聂鑫目光一闪,同样打出一道神念攻击阻拦了下来,分神境的修士,体内的元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攻击力,神念也比元婴境强大许多,所以分神境,往往都有两条命,真身死了,还有元婴化身。

    “此事已经揭过了,连谷主都没有说什么,你却在此对一个晚辈弟子出手,也不觉得丢人现眼?”

    聂鑫冷笑一声,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讥。

    云生长老刚想接话,一道人影,却是凭空出现在两人身前十步开外的位置,重点是,在场的四人,都没有察觉到这道人影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此人是一位老者,穿着一身黑色的粗布麻衣,头发有些花白,如果不是他出现的方式太过诡异,恐怕在外面都会被当成一个山野樵夫。

    不过,聂鑫跟云生在看到这位老者后,都是纷纷弯腰行礼,一脸恭敬的喊道:“阁老。”

    田语璇也躬身行礼,林天自然也欠了欠身,心中倒是好奇,这老者很显然并不是四阁阁老,但内心跟云生两人却也称呼他为阁老,不知道是不是以前退下来的四阁阁老之一。

    “进去吧。”

    老者并未搭理聂鑫跟云生,而是看着田语璇跟林天说道。

    聂鑫跟云生点了点头,然后冲两人使了个眼色,林天率先一步踏出,来到了老者的身后,开始徒步登山。

    田语璇也是有些不服输的跟了上去。

    见状,老者大手一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