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没有!不要理那个混蛋了!让他自己自生自灭吧!”

    田语璇怒喝一声,进了自己房间后,‘砰’的一声重重的砸上房门,留下宋行在外面眉头紧皱,苦苦沉思。

    死了一个蓝阳风,他对林天包括整个黄字阁,应该是恨不得杀了他的,但内阁弟子的名额争夺大赛上,让他看到了林天身上的潜力,也让他笃定,现在的林天,在焚天谷的地位只会在他之上!

    宋行是一个很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他认为林天能够成为他向上攀爬的助力,甚至是跳板,当然,现在他只能装一下孙子,傍上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田语璇赌气的一个举动,却断绝了宋行的一次计划,也算是误打误撞。

    林天的房间里,看到江曼来寻,林天微微讶异之后,便立即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问道:“水仙宗出了事?”

    江曼有些扭捏,这毕竟不是青莲狱,而是男子的住处,水仙宗都是女子,这还是她第一次进入男子的房内,而且林天还是坐在床上打坐,这让她有种怪异的感觉。

    听到林天询问,江曼才压下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点了点头,俏脸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也不算是出了事,就是最近因为地火之精的事情,弄得我们水仙宗上下一团糟!”

    “怎么说?”

    林天起身下床,走到了桌子旁边,给江曼倒了一杯水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坐下来听她讲。

    这个举动,让江曼俏脸微微一红,说道:“我听说你们青雷宗被灭的消息了,你现在也加入了焚天谷,你们焚天谷这次来这里,也是为了地火之精吧?”

    “不错,而且我还知道,地火之精就出现在你们水仙宗的山门附近,但如果你们不阻止他们寻宝的话,应该也碍不到你们吧?”

    林天疑惑地问道。

    水仙宗虽然是二流势力,但是在有分神境修士出手夺宝的情况下,显得并不够看,毕竟水仙宗只是一个新晋的二流势力,这是他在上次苍南大比上就了解到的信息,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江曼喝了一口水,有些气愤的说道:“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他们寻宝就寻宝,为什么非要来我们水仙宗耀武扬威一番?连我闭关突破的师尊都被惊动出关了,可是依然没有任何办法,这次前来的分神境修士也不是没有,我师尊只有分神境初期的修为,震慑一下元婴境还可以,但是分神境却不够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绝情宫的人也开始对我们施压,绝情宫的少宫主,更是想要让我师尊和我一起成为他的侍妾,否则就要趁着这次机会踏平我们水仙宗!”

    看得出来江曼是的确很愤怒,这一番话毫不停歇的说出来,气都不带喘的,说完后才胸口急速起伏,显然很是愤怒。

    林天也是眉头微皱,他白天才听聂鑫说了绝情宫的行事作风,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听到了绝情宫的消息。

    “你们跟绝情宫有仇在先?还是什么原因?你说的这个绝情宫的少宫主,是什么修为?”

    因为碧云潋波决的原因,林天在某种程度上,是将水仙宗当成那个傻女孩的后人的,否则当时也不会对江曼手下留情。

    而江曼想来也是猜测到了这一点,才在得知他们焚天谷的人来到这里后,打听到他的住处偷偷摸摸过来求助。

    这还未必是她师尊允许的,否则她用不着晚上行事。

    听到林天的话,江曼显得更加气怒交加的说道:“我们跟他们有个屁的仇!绝情宫是个老牌二流势力了,宫主修为已经踏入分神境中期许多年了,至于他们少宫主,用灵药堆出来的元婴境巅峰修为罢了,但是他的身边有一位分神境初期的老者护卫他,我师尊与那老者交过手,惜败半招,加上绝情宫的整体实力比我们都要强,而且他们的行事作风,对女子极其残忍,若是换做平时也就罢了,但偏偏这次地火之精出现在我们水仙宗,他们若是真要找借口,白鹤宗也是不会管的。”

    江曼越说越气,到最后直接变成了委屈,想到师尊在那位少宫主的逼迫下无可奈何的样子,眼眶忍不住变得通红,有泪光闪烁。

    林天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他不算太了解江曼,但通过接触来看,江曼应该不是一个柔弱的人,反而在青莲狱中显得很坚强,能让她来求助自己,想必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一念及此,林天心中当即便有了决定,沉吟道:“你先回去,我们明日会前往水仙宗,你跟你师尊可以通一下气,等明日我若是见到了那绝情宫的少宫主,到时候再见机行事。”

    不管是不是用灵药堆起来的元婴境巅峰,只要还是在元婴境,林天就怡然不惧,但是他身边还有一位分神境初期的护卫,这让林天觉得稍微有些棘手,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聂鑫长老出手。

    听到林天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