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与此同时,林天改头换面,一路转辗,已经来到了西南城中。

    西南城相比于东南城更大,而且不会像东南城一样,处于一片混乱之中,东南城那是东域跟南域都不管,其实实际上东南城算是东域范围之地。只是那一带没有什么比较强大的势力,根本管不住那种混乱的地方,而其他势力哪怕想管,也管不到那么远。

    但西南城不同,西南城是在玄幽天的管辖范围之下的,他们想管的话,很容易,没人敢在九天之一的玄幽天面前闹事。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么?

    跟其他主城一样,西南城反而显得更加繁华热闹,南域跟西域的交界点在这里,想要去西域,也只有这一座主城的传送阵能够传送过去,来来往往的人自然更多。

    进城并未遇到阻拦,林天走在外城的主街道上。准备进入内城。

    内城的盘查也是一样进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林天同样顺利接受盘查后进入了内城。

    这让他眉头微皱,因为秦和温提醒过他。所以他都已经做好了迎接凌绝天强者的心理准备,打算先看看情况再决定要怎么做。

    不过现在看来,一切如常,好像凌绝天的那位大小姐,并没有打算找他麻烦一样。

    这一次的情况跟上一次在暗夜星域的时候还不一样,那一次他是在灭了影刀宗之后,被影宗的人提前到传送殿拦截,不过对方怎么说只是一个一流势力,但是这一次拦截他的,却是一个超顶尖势力!

    甚至有可能会是两个!

    最靠近传送殿的一家酒馆内,林天要了个包厢,窗户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传送殿外的情况。

    识海中,姜武的声音响起:"暂时没感知到有什么强者的气息,不过也不排除他们隐藏得比较深,以我现在的魂力,至多只能感知到四座神桥以下的尊者气息,超过四座神桥的尊者,除非他们主动暴露气息,若是刻意隐藏的话,会比较危险。上尊,我们还是要谨慎行事!"

    林天脸色平静的点了点头,他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立即现身,他虽然改变了容貌,甚至利用万象石改变了气息,但是他还是不敢保证,凌绝天或者是玄幽天有没有手段能够从其他方面判断出自己的身份。

    超顶尖势力的手段。绝对不是外人所了解的那么片面,这就好像他此前一直不曾去天机星域的原因,唯一一次过去,也是在天璇星,还是在有风凤凝心保护的情况下去的,否则的话,他不会轻易踏足天机星域。

    焚天谷他之所以会去,那是因为焚天君在他眼里就是一个自大狂妄的傻逼,而且焚天君在上尊中,实力并不是靠前的那一类,所走的大道,也不如天机子那般,脾性不如暗夜魔尊那般多疑。

    其实去焚天谷他也是非常冒险的行为,所幸最后焚天君并没有发现他。

    一连数日,林天就在内城酒馆中吃吃喝喝住住,每天关注一下传送殿外的情况。没有任何情况就继续住着。

    时间一晃过去了一个月之久,这一个月的时间,他仿佛销声匿迹了一般,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他已经在西南城内城了。

    与此同时。传送殿内,数位尊者正在商谈事情。

    凌绝天有两位尊者跟一个青年赶到此处,玄幽天也有两位。

    那个青年,自然正是坑过林天一次的牧畅。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莫非他已经离开了南域不成?还是说,他并没有来这西南城,而是回到了东域?"

    牧畅眉头紧锁,他并不打算对林天做什么,只需要把他抓回去给他姐当相公,这样的话,凌绝天就有了继承人,也就没人会去管着他了。

    "不排除这种可能,此人应该生性狡猾,东域也有通往西域的传送阵,虽然麻烦一些,但却安全许多。"

    凌绝天一位尊者沉声说道。

    "那我们几人等在这里守株待兔。岂不是毫无意义?"

    玄幽天的一位尊者,也是一脸铁青的说道。

    就在这时,传送殿门口,出现了一道倩影,那倩影直接进入殿内,说道:"前往东域的传送阵,我早已让人控制,并没有见到他的身影。"

    "姐,你怎么来了?"

    牧畅看到来人,立即迎了上去,有些惊讶的说道。

    来人便是牧萱。

    她一出现,整座殿内的气氛,似乎都是变得生动了一些,有一些女子,得天独厚,仿佛上天的亲女儿一般。举手投足间,都有莫大的魅力,能够影响周遭的天地。

    极东之地的慕衣水是这样,琉璃仙子也是这样,凤凝心也在此列。

    这牧萱修为还弱,看不出来太明显,若是等她成就尊者,魅力便会连很多尊者都无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