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克文学
http://www.geckrich.com/
    牧畅眉头紧锁,心里的震动无以复加,特别是想到他还坑了这个人一把,要是这人是斩天上尊......牧畅不敢往下想了!

    "天息境能够照出最原本的模样,不管你易容几次,都会露出原本的模样,如果此人的真容就是这番模样,那几位尊者应该不会辨别错。只是,此人如果真是斩天上尊,怎会到现在都无人发现他没死的消息?东域天机门的天机子,号称算尽天下,难道连他都不曾察觉?"

    牧萱摇了摇头,天息境不是一般的法宝,虽然在仙器谱上排名不算最顶尖的那几件,但效果特殊。它没有任何攻击力,却在识人上有独到的用处。

    "不好说,斩天上尊当年的威望太大了,名震整个修真界四域,八百年成就上尊,这种成绩,在修真界前无仅有,而且他还有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师父琉璃仙子。当初他究竟死没死,谁都没有看到尸体,只是在天劫之下遭受劫难,生存的几率实在太低。低到连上尊都无法存活的地步,倘若他真的侥幸逃脱,且重修一世,怕是这一世,会更加恐怖!"

    凌绝天的一位尊者,神色无比凝重的说道。

    他们原本只是想来堵一下那个天沐,倒也不是说非要杀掉他怎么样,拉拢大于为敌,玄幽天则是想要抓住天沐质问袁启阳的死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即便没有关系,以玄幽天在南域的地位,直接杀了也没事。

    结果没想到牵扯出这样一桩大事!

    "嘶--如果此人真是斩天上尊,那我们岂不是得罪了一位上尊?不过他现在的修为,只有分神境,这就难怪他为何会这么妖孽了,上一世的斩天上尊已经足够妖孽了,这一世他重修,若是记忆没有丢失的话,同级之中,还有谁会是他的对手?"

    牧畅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现在有些蛋疼,前世他跟斩天上尊并没有任何交集,南域进犯东域的时候,他也根本没资格随行。

    没想到这一世刚接触,就坑了人家一次,所以他现在的心情极为复杂。

    "还有一个问题,若他真是斩天上尊,他的气息怎会如此不同?当年前往东域那一次。我也跟随天主前往,但此人的气息,跟斩天上尊截然不同。"

    凌绝天那位认出林天的尊者,脸上露出无比疑惑的神色,气息想要改变并不算太难,难的是瞒天过海让一众尊者乃至是上尊都感知不出来。

    牧萱颦眉道:"他身上掩藏气息的法宝应该不一般,如果真能确定是他,我们接下来的计划就要取消,不管是拉拢他还是除掉他,都不能轻易行动,这等人物,不可能不给自己留底牌,而琉璃仙子还在葬神界养伤,这两人一旦恢复到巅峰,琉璃仙宗重整旗鼓恢复往日辉煌,也只是时间问题。这对于我们南域来说,并不算是好消息。"

    牧萱虽然是女子之身,但大局观跟主见绝对不低,这件事因为一个身份的不同。性质也会完全不一样,就跟秦和温当时跟林天合作一样,摆在他们的问题很明显,那就是这个人到底是敌是友。

    "我认为。还是先确定此人的身份再说其他的,如果身份误判,影响太大,之后再确定他是敌是友,好消息是,他现在只有分神境的修为,还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不难处理。"

    凌绝天的那位尊者,沉吟着说道。

    牧萱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先确定他的身份是不是斩天上尊,此事便由我去吧,对于这位斩天上尊。我倒是如雷贯耳,当年父亲也曾败在他手中过,这一世我们修为相当,并非没有争锋的机会!"

    牧萱战意十足,美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芒。

    她自小就被培养得极为全面,各方面能力都很出众,她也的确从来没有让任何人失望过,不管是计谋还是实力亦或是天赋,都堪称顶尖天才的,这样的人物,自然是极其骄傲的!

    所以在场的几位尊者在听到斩天上尊几个字后,是心惊肉跳的,而她却是战意昂扬,但几位尊者看在眼里,并未明说。因为他们当年,也曾像牧萱这样谁也不服谁,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们早已磨平了锐气,以至于一听到斩天上尊这几个字,都会如同惊弓之鸟。

    凌绝天两位尊者闻言脸色微微一变,牧畅也是紧张道:"姐,这不行!你去太危险了!"

    如果对方只是天沐。牧畅绝对没有这种担心,但是对方是斩天上尊,就不一样了,谁也不知道这个近乎压得上一个时代的天才都抬不起头来的恐怖人物。会有什么手段。

    担忧来源于不了解,所以才没有底气。

    那两位尊者也是皱眉摇头道:"大小姐,你去不合适,我们二人随意哪一个去,都不会有危险,你不能冒这个险。"

    但牧萱却是坚持道:"还是我去吧,他即便真的是斩天上尊,现在的实力也没办法对我怎么样,何况两位长老可以在外面保护我,我不相信,他能够-->>